王京明:广院军训33年,从未缺席

发布者:发布时间:2019-03-14浏览次数:199

 编者按每年的开学季,刚进入中传的小白杨们都需要身着迷彩装束,掬着一颗既期待又局促的心,去往基地上那大学第一课——军训。半个月的基地生活几乎成为了每一个中传学子回忆的一部分。

  1986年,我院被批准为北京市第二批高校学生军训试点单位。同年,北京广播学院(于2004年正式更名为“中国传媒大学”)在山东省潍坊市莒县首次组织85级学生军训,到今年,2018年,已经是第33个年头了。广院33年的军训,一代代人来了又走,然而有位老师,从未缺席。

  他就是我校军事教研室主任——王京明老师。


广院军训“编年史”

    1982年,王京明老师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后,分配到北京广播学院军体育部,做了一名体育教师。之后学校体育部与武装部合署办公,更名为军体部。

   当时武装部只有部长一个人,所以学生军训筹备以及实训时,体育部的年轻教师自然就会去帮忙。从第一次开始帮忙,到1996年被任命为军事教研室主任,一晃就是三十多年。

   “从开始的仅仅是帮忙,真没有想到会成为自己一辈子所从事的工作。”王京明老师笑道。

   19871988两年,因训练基地等原因,我校学生仅在学校参加了军事理论的学习而没有进行军事技能训练。用校外植树造林两周替代。

    86级、89级学生军训工作是在北京市怀柔区66329部队的营区进行的。其中89级学生校外住训时间也是我校历届学生军训时间最长的一届。

    19901998年止,除1992年外(92年在昌平解放军某通信团进行军训),广院学生一直都在昌平军训基地进行军训,当时军训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如今的北京化工大学本科部。 

广院1998年军训

   “苦是真苦,学生苦老师也苦,但是咱孩子全都坚持下来了。”据王老师介绍,这是军训质量最高的时期,内容科目最多、最全面。当时广院学生少,所以编班时严格按照军队标准12个人1个班,军训强度非常大。“晚上热得很,12个学生一个屋,睡不着觉,兴奋得很。值班老师发现了,就领着去操场跑圈。跑了一次,全都知道乖乖睡觉了。”

   其间1996年,王京明老师被任命为军事教研室主任。

   1999年,是中国建国五十年大庆。于是1999级就推移到了20007月军训,地点位于河北官厅,65军工兵团所在地。

   20009月到2011年,军训地点变更至北京斋堂。“在这儿的时间最久,斋堂是学生们最有情结的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2012年到2017年,转至顺义军训基地。

  2018年,由于协调时间等问题,最终选择在昌平军训。  

“以人为本,宽严相济”

   谈到贯穿广院三十年军训的原则,王京明老师说,那一定就是“以人为本,宽严相济”,并且学校在每次军训前都会跟部队反复强调这条原则。

   “以人为本”,就是要把学生放在第一位,把学生的身心健康作为根本,不能出现损害学生权益的情况。 如果说“以人为本”相对好理解,那么“宽严相济”对于军训组织方来说就没那么容易把握了。

   王老师指出,“宽”就是在训练强度、训练时间这些方面可以根据当地气候、环境和学生身体情况作出灵活的调整。比如在军训中穿插军事理论课的学习,能让学生在紧张艰苦的训练之余稍作放松,尽快调整状态适应军训生活。

   而所谓“严”,则着重强调的是做人的方面。王京明老师特别引用了《中国人民解放军共同条令》中的三大内容:内务条令、纪律条令和队列条令。王老师指出,内务与纪律在很多时候是比队列更为重要的

   学生军训,其实并不像大家所认为的那样只在操场上,它还在宿舍里,在食堂里,甚至在自由活动的时间里,军训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应当体现出军训的特色。

   在寝室里,学生的内务要整洁,为集体营造出一个良好的休息环境;在食堂,同学们要按照规定人数先坐好,人到齐才能开饭,这体现的是团结一致的作风,并且吃饭时要迅速安静,有组织有纪律;在自由活动时,比如休息和排练节目,学生要服从教官指挥,一听到集合命令就要立刻停止手头的事情,以最快速度集合。

   这种在内务和纪律上的严要求,实际上是为了起到“一日养成“的效果,为学生今后四年的住宿生活做好准备。

   离开家乡,离开温暖舒适的生活环境而独自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参与集体生活,同学们必定会在饮食、住宿等许多方面感到不适应。虽然军训只有14天,但它能在尽量短的时间内让学生快速适应集体生活,在与同学朝夕相处的磨合中调整好自己的心态。能在军训艰苦环境中坚持下来的学生,也一定有了应对今后生活中风风雨雨的勇气与耐力。

 军训追求的应该是“纯粹”

   1990年至1998年在昌平的军训,是质量最高的,却也是最苦的。

   据王老师介绍,当时筹备伙食仍需要粮票、肉票,伙食上是很有限的,“学生最受不了的就是吃饭”。白菜汤里捞不着白菜,大米粥只有米汤,学生还编了‘白菜游泳’‘溜边沉底,轻捞慢起’等绕口令来调侃。然而,随着时间推移,生活水平提升,军训条件逐渐变好,无论是学生自己还是学校方面,都不会“苦了学生”。

   王京明老师表示,最有成效的训练往往是在最艰苦的条件下,“是纯纯粹粹的”。随着军训基地和学校补助条件越来越好,难免会冲淡部队生活的纯粹感。

   首先,军训的项目时间分配有待调整。为了完成阅兵式和分列式,起码需要五天目前的军训模式是至少5天组织学生练习正步、分列式,反而忽视了其它军训科目的学习,但这是多方原因造成的,因为半个月时间较紧张,其中还加入了军事理论的课程,学生们没法深入感受军营生活了。

   其次,组织文体活动应该在不耽误训练的情况下进行。近年来有不少学生,因为准备文体表演耽误到了正常训练,是有一点“偷懒”的现象。军训最重要的就是“有组织有纪律”,一切都得在完成训练任务的前提下进行,这样才能有条不紊,才是军事化管理。

   王京明老师笑道:“现在的军训啊,没有孩子会饿着。”不仅学院和各种学生组织在探望时带了许多零食,学生们自己也会带不少吃的。“看到发水果的时候,挺多学生都不激动了,因为确实不缺;军训基地的伙食里,每天都有水果、酸奶;以前一周只能洗两回澡,现在天天都可以洗,甚至有的孩子嫌洗澡麻烦,就不洗了。”总之,军训的方方面面条件都提高了。

   最后,王京明老师分享了他的“名言”:军训肯定管不了你一辈子,但一定会给你留下一辈子管用的东西。 

(编辑:程欣 图文来自白杨网:http://www.cuc.edu.cn/zhchrw/11817.html

礼堂舞台.jpg

图为2018年王老师陪同校领导考察学生军训基地